星期二, 9月 18

地球細菌或已污染火星一種全新的生命形式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在上個月將一輛重達近一噸的火星科學實驗室成功送至火星表面,這台行星化學實驗室將尋找火星生命的線索以及現在是否存在生命等問題。然而,有些科學家認為火星可能已經被來自地球的微生物污染,這些微小的生物通過未經完全消毒的探測器抵達了火星。


歐洲空間局墜毀在火星上的“獵兔犬2號”探測器


在2006年一艘經過紫外消毒的探測器上發生了健康的芽孢桿菌
到目前為止,美國、前蘇聯以及歐洲共發射了十多個火星探測器計劃登陸火星表面進行探索,其中不乏墜毀在火星表面的探測器,比如歐洲空間局的“獵兔犬2號火星探測器”就在2003年底墜毀在火星表面。前往火星的探測器按標準程序應該被完全消毒才能離開地球,但是否每一個火星探測器都嚴格按程序將一切微生物殺死呢?
如果我們確定火星已經被來自地球的生物污染,那麼這將打開一個天體生物的潘多拉盒子,我們似乎在扮演著一個上帝的角色,無意間將生命的種子播撒到另一個星球上,然而這些來自地球的微生物是否會突變為一種新型的生物體而適應火星的外星環境呢?我們有理由擔心行星探索過程中出現的“微生物污染”的問題,比如在2006年,有報導稱在一個已經通過紫外消毒的宇宙飛船上發現了仍然健康的芽孢桿菌。
向火星發送探測器時可能攜帶的地球微生物將成為科學實驗的最大一次意外事件,這也意味著我們在另外一個星球測試達爾文的進化論,為地球早期演化的研究提供了一個窗口。根據賴斯大學的天體生物學家珍妮特·西範爾特(Janet Siefert)介紹:“我們已經從岩石的年代記錄中發現複雜的生命具有驚人的複蘇能力,儘管它們一再徘徊於覆滅的邊緣,但從來沒有在適應新環境過程中失敗。”我們相信一旦來自地球的微生物抵達火星,它們將以另外一種方式進行生存。
在以往對化石的研究過程中科學家們發現生命體可最低限度勉強維持生命,超出了科學家們設想的種種可能性,它們可以通過變異積累適應環境的遺傳序列,迅速適應陌生的環境。但是,這些微生物能抵禦住火星乾燥、強烈輻射的環境嗎?在2012年科學家在實驗室中驗證微生物是否能適應類似火星的環境條件,結果顯示微生物通過自身的適應改變以應對冰凍,缺少氧氣、水分的環境,但最終這些微生物還是滅亡了。


另一些研究人員認為來自地球的微生物抵達火星後,可能迅速進行大量繁殖,群落數量出現快速增加,依靠大量的隔代基因突變來篩選有利於適應環境的基因,這樣就能在短時間內出現能適應火星環境的遺傳特性。假如來自地球的微生物抵達火星並成功適合火星環境,研究人員認為它們的外表將出現徹底的變化,這將是一個真實版的《創世紀II》(Genesis II),意味著一種新的外星生物誕生。
地球微生物導致火星出現新的物種將不可避免地產生一個結論:火星上已經存在生命,這些不同形式的生命可能與地球的生命在同一時間出現,並具有遺傳上敏捷性,可迅速適應乾燥的火星環境。因此,來自地球的微生物可能與火星上已經存在的不同形式有機體進行資源爭奪,形成一個來自兩個不同星球、不同生命形式的奇特生物圈。地球微生物污染火星環境可能不是我們在道德上想要進行的實驗,但這或將會得到一個空前的結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