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1

Android高管:低價Nexus設備將引發革命




Google 週一推出了三款全新的Android設備,包括Nexus 4手機、7英寸的Nexus 7平板電腦和10英寸的Nexus 10平板電腦。通過這些產品,Google 將與蘋果展開更為直接的競爭,後者也擁有類似的產品組合,分別是iPhone、iPad mini和iPad。Google Android業務開發總監約翰·拉加靈(John Lagerling)接受采訪時談論了Nexus的品牌戰略。以下為採訪概要:

(從上到下依次是Nexus 4、Nexus 7和Nexus 10)


問:你認為剛剛發布的新Nexus設備亮點何在?

答:我個人比較喜歡Photo Sphere和感應充電功能,前者可以實現360度全景拍照,後者則可以拋棄插頭,只需要放在一個平面上即可充電。Nexus 10很薄、很輕,分辨率達到2.5K,所以文本和圖片都很銳利。

另外則是價位。我參與了價格談判,我很高興能夠以這一價位提供這些產品。解鎖版的Nexus 4僅售299美元——我覺得這是一場革命。

問:你們是怎麼壓低價格的?

答:從根本上講,我們希望證明這樣一個事實:用不著賣600美元,照樣可以推出技術最先進的手機。這種水平利潤率並不合理,我們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具體到Nexus 7,我們可以升級存儲空間,但價格卻保持不變。市場發展太快了,我們幾個月後就發現,從經濟角度來看,這樣做是可行的。我們與合作夥伴都對供應鏈有著深厚的理解。我們都已經盡全力實現這一價位——399美元和299美元的價位太驚人了。

問:每一台Nexus設備都由不同廠商生產。你們是為了讓Android合作夥伴享受公平待遇嗎?

答:其實沒有過多地考慮公平,我們只是與那些恰好符合我們的期望的廠商展開了合作。所以,三星的高端顯示屏恰好與我們的要求相符,我們希望以低成本提供這種元素。LG的硬件又恰好符合我們的預期。華碩同樣如此。主要還在於時機恰當。

我們的市場引導設備始終如此。即使是在Nexus One之前,我們也在與HTC合​​作開發市場引導設備。我們與摩托羅拉合作開發了Xoom。現在,我們在改進Nexus項目。Nexus 7表現很好,因為還沒有人在7英寸設備中實現價位與性能的雙重優勢。它驗證了這一模式的可行性。我們感覺10英寸產品的價格過高、性能過低,所以我們按照自己的觀念來做一些事情。


問:摩托羅拉在其中扮演何種角色?你們尚未在Nexus項目上與他們展開過合作。

答:他們的地位夏普也會有,索尼也會有,華為也會有。從我這個合作關係總監的角度來看,他們只是一個普通的合作夥伴而已。我們的摩托羅拉團隊和Android團隊之間相互獨立。他們也可以像其他企業一樣競爭成為Nexus設備生產商。

問:Google 如何利用對摩托羅拉的收購?

答:根據我的理解,主要在於專利,在於抵禦Android面臨的猛烈攻勢。我們談過價格。有些業內企業不喜歡為消費者提供更有競爭力的價格,他們希望保持高價,希望藉此讓運營商補貼價格。不僅包括庫珀蒂諾的那幫人,還包括西雅圖的傢伙,他們都希望提升利潤率,希望對軟件多收費。

我們相信,應該有一種更好的方式來做這種業務。因為有其他方法可以創收,所以可以不必非得向終端用戶收那麼多錢。專利已經成為一種武器,阻礙了行業的發展,導致人們不敢推出低價替代品。我認為,通過對摩托羅拉的收購,我們已經證明我們有能力推進行業發展。

問:對Nexus手機而言,缺乏運營商的支持是一個重要障礙。Nexus 4雖然可以展開一些營銷宣傳,而且只能獲得T-Mobile一家運營商的零售支持,肯定趕不上四大運營商的同時支持。而且你們之前也通過Google 在線商店出售過Nexus手機,結果卻失敗了。

答: Nexus One處於發展初期,大家當時不知道Nexus是什麼,也不知道Android手機是什麼。我感覺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同了,而且我感覺Nexus 7已經將Nexus項目推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因此現在的時機剛剛好。

問:華碩表示,Nexus 7一個月的銷量達到100萬台。這是真的嗎?

答:我們沒宣布過數字。我們也通常不允許合作夥伴宣布數字。我只能說銷量超出預期。這可能意味著兩個情況:要么是我們的預期定低了,要么是我們表現太好了。但我們都對Nexus 7的表現很滿意。

問:Google Play中的多數應用都是針對手機的,並不針對平板電腦。現在有多少平板電腦應用?

答:我這裡沒有確切數據。但我可以說,Nexus 7是推動開發者開發這類應用的強有力的催化劑,因此我們將看到針對大屏幕設計的應用出現快速增長。得益於Nexus 7,市場呈現出了這一積極趨勢。

但在此之前,我會很誠實地說,平板電腦應用的確比較匱乏。我還會補充說,我知道我們在與庫珀蒂諾的那些傢伙競爭,但智能手機用戶對我們更重要。放眼全球,這才是我們更加關心的事情。我們不太關心與其他智能手機企業的競爭,我們更關心的是如何讓更多人通過手機上網。這很重要,正因如此,我們才很看重成本的降低。

問:Android系統的地位提升了。以前似乎呈現出兩極分化:很多人都認為iOS最好,Android很醜。但隨著Android的逐漸改善,二者之間的界限正在模糊。究竟發生了什麼?

答:我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希望與很多設備兼容,但這需要時間。不過,我們從開發系統的第一天就整合了widget、真正的多任務以及通知等功能,現在終於等到合適的時機了。果凍豆系統推出了黃油項目,讓系統的每個像素都可以表現優異,我們終於展示出我們一直都想提供的功能了。我們擁有優秀的團隊,而且現在的時機也已經成熟,可以做一些我們一直想做的事情。過去一年間,我們終於比前幾年更加接近我們真正的目標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