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7

一個關於 i Phone 的小故事

  當iPhone在2007年出現的時候,其簡潔的設計、革命性的界面和多點觸控操作震驚了業界,引導了智能手機的新時代。由於蘋果嚴格的保密政策,iPhone的開發過程一直不為人知。最近,Fastcompany網站在製作“蘋果設計的口頭歷史”時,採訪了蘋果前高管們,了解到不少iPhone開發幕後的故事。


  蘋果對於多點觸控技術的實驗開始於2003年,但是當時公司並沒有做​​智能手機的想法。

  “我們總是想把PC塞進平板裡”,蘋果前工業設計創意主管Doug Satzger說,“Duncan Karr(一位工業設計師)讓人們坐下來,在幾個小時裡不停地談論多點觸控。如果你能像現實中一樣翻頁,是不是很棒?如果你能通過某種手勢進行縮放,是不是很棒?幾週之後,我們被Duncan和他的團隊做出的原型機征服了。在桌子上放著一塊屏幕,連接在PC主機之上,屏幕上有一個多點觸控層。”

  可以說,這就是一個連接到PC的iPad。但是在開發團隊看來,它並沒有達到蘋果的標準,沒有成為人們渴望的設備。“它是iPad,但當時它又不是iPad,”曾擔任硬件副總裁Jon Rubinstein說,“它很酷,但是不夠好。因此這些技術運用到了iPhone上。”

  2005年,蘋果成立了一個小團隊,開始了iPhone項目的開發。不過,最初的時候,蘋果並沒有考慮觸控屏幕。團隊想把iPod變成一個手機。“我們從iPod Mini開始,試圖把它變成一個手機,”蘋果iPod部門前高管Tony Fadell說,“我們真的做出了一個帶clickwheel的手機,它的操作方式類似旋轉式撥號電話。”
  類iPod的手機代號是Purple,後縮短為P1。據前iPhone高管Andy Grigson的說法,Scott Forstall介入了這個項目,他想要把Mac OS搬到手機上。這時候,蘋果剛剛收購了開發多點觸控軟件的公司Fingerworks。於是,全觸控屏的想法誕生了。Forstall的計劃被稱為P2,並且最終獲得了喬布斯的認同。

  Jony Ive的團隊做手機的硬件設計,而Forstall的軟件團隊則是在模擬器上測試系統。他們使用的是最糟糕的Mac。“我們知道,在很長時間裡都不會有真正的硬件,”前iOS應用工程主管Nitin Ganatra 說,“我們在Power Mac G5上開發了一個模擬器,並且盡所能使它獨立於Mac OS上運行的軟件。當它運行起來後,我們說,'讓我們找到最爛的Mac',因為我們知道,在超級計算機處理器上運行模擬器,掩蓋了許多性能上的問題。”
  他們找到的是一台Power Mac G3,它是運行最新版OSX的性能最差的設備。後來,Forstall團隊獲得了iPhone處理器,那是一個Freescale MX-31開發板,連接著調製解調器、天線和顯示屏。它佔據了Forstall實驗室的半張桌子。“當我們讓一切東西編譯好,運行在MX-31之上的時候,那是我們第一個頓悟時刻。”Ganatra說。

  出於保密的需要,多數參與P2的人,包括Ive工業設計團隊中的多數人都無法看到iPhone系統的全貌。“我們最終做了兩套用戶界面”,Grignon回憶說,“其中的一套界面,你需要喬布斯特准後才能看到,因為它會讓你目睜口呆。另一套的界面非常糟糕,它能夠讓你打電話和發信息,但都是難看的紅色按鈕和輸入框,被稱為Skankphone。”

  即使是獲得特許的少數人也需要經過多重手續。“你必須簽署單獨的法律文件,喬布斯必須批准,然後你去找Forstall,秘密名單的真正擁有者,”Grignon說,“他會告訴你,'不要告訴任何人。不要告訴你的妻子。'”
  知情人士回顧說,這種保密達到了荒唐的程度。Ganatra說,他不得不充當秘密的翻譯,在不同屋子裡的不同團隊之間奔走。“我會去那個放置著完整界面的屋子,然後回來給其他工程師畫個草圖,”他說,“這種狀況持續了好多天。後來Scott找到喬布斯說,'如果讓實現界面的工程師們真正看到界面,肯定會很有幫助的。”

  在此之後,更多的工程師看到了完整的界面,但是並非所有人都得到准許。據Grignon回憶說,有時他不得不採取極端的做法。某一次,他讓自己的兩位工程師坐在一起測試代碼。一位工程師被准許看到完整界面,另一位工程師只能看Skankphone界面。於是,兩人之間掛了一條窗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