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10

中國人力太貴富士康把目光投向另一亞洲國家

  Design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使用過蘋果設備的不會對這句話有陌生感。在蘋果產業鏈中,蘋果本身不直接製造和組裝旗下產品,而是交由代工廠去做,承擔著最終組裝任務的,就包括台灣大廠富士康。很大程度上講,富士康和蘋果是相互成就的關係,背後則是中國巨大的人口紅利。



  這也無怪乎Tim Cook 要在Twitter 上讚揚富士康的中國女工。但是很明顯的趨勢是,國內人力成本這幾年有了非常快的增長,富士康依托國內人口紅利的道路也越來越不好走,作為人力密集型產業的代表,富士康必須找到未來的道路,發展機器人是措施之一,但這畢竟是遠期戰略。近期的話​​,可能把產業重心逐步遷往人力成本更低廉的地方。

  簽署一項協議,在未來五年內投資50 億美元在此建造一座電子產品生產基地。簽署協議的代表任務則是雙方的最高級別人物,富士康創始人郭台銘以及哈拉施特拉邦的首席部長Devendra Fadnavis。

  當然,我們最大的疑問就是“Design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這句話會不會改成“Design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India”?按照常理,郭台銘對此則是不置可否,拒絕表態。

  並且郭台銘還表示,富士康的一些合作夥伴,比如黑莓,小米和亞馬遜也在尋找在印度的合作夥伴。

  事實上,我們也可以這樣認為,小米的成功因素中,供應鏈,目標市場和渠道的高度統一是一大功臣,這意味著中間的流通成本降低許多,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元器件供應地,生產組裝地和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市場。不過明顯的趨勢是,中國工人的工資越來越高,智能手機市場也趨近飽和。而印度則被廣泛認為是智能手機下一個高速增長的市場,在此建廠也可以認作是前瞻之舉,不僅享受低人力成本的紅利,也即將享受市場擴張的紅利。

  投資50 億美元在哈拉施特拉邦不是富士康的終點,郭台銘在這次印度之行中就走訪印度多個邦省,尋找合適的合作可能。在此之前,郭台銘還表示,他們計劃在2020 年前在印度發展10 到12 個產業,不僅僅是工廠,還會有數據中心。

  對此,印度方面肯定也表示歡迎,富士康的投資一則可以帶動經濟發展​​,拉動就業,據稱,首先在馬哈拉施特拉邦建造的工廠可以製造50000 個就業機會。二則可以藉由富士康巨大的產業號召力,帶動其他廠商前來投資。

  與之相對的是,富士康的主要產業還是留在中國,在生產高峰的時候,富士康的員工可以達到130 萬人,這已經可以匹敵一個國內的中型城市了,在如此巨大的員工數背後,是外界對於富士康員工的關注,其生產環境、員工生活成為媒體競相報導的焦點,近幾年的多起員工自殺事件則將富士康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張貼留言